陆溪云

佛系咸鱼 爬墙飞快
杂食动物 立志为萌过的CP都产一篇粮不过这基本是妄想
入坑作品:盗墓笔记、火影忍者、看脸时代、第五人格

在某相亲节目的舞台上……

主持人:现在有请场上留下的各位男嘉宾对♂嘉宾大声大胆地说出自己的示爱宣言吧!

微笑:你不是宠粉吗?粉丝头子不得重点安排一下?(主持人:先生宠粉大概不能这么宠……)

贤儿:我是不是你的最贵房管?是不是你的天下第一?(主持人:喔豁?发出明白人的声音。)

年华:伪老婆,家庭地位懂吧?(主持人腹诽:都叫老婆了来参加这个相亲节目到底是欺负人还是戴帽子……)

小天: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伪酱……(主持人打断:这位男嘉宾请你冷静一点)啊啊啊啾咪伪酱!!伪酱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酱!!我要给你生猴子啊啊啊!!!(主持人打断*2:好了让我们有请下一位男嘉宾。)

蒹葭:哥,我在修医院后面废墟那台机,16岁,小名大娃,嗯,不喝旺仔牛奶。(主持人腹诽:他在说啥?等等他未成年?他咋上的节目??)

z总:一万把铲子点得我手有点酸,不过既然是你说要我送的,问题不大。(主持人:铲、铲总?)

德发:笋给你,震慑斩给你,满血的金眼斩给你,海边的紫箱子给你,所有欧气都给你。(主持人:这居然是最正常的示爱宣言……而且听起来真让非酋感动。)

主持人:那么哪一位才是我们♂嘉宾虚伪的心动选手呢?不要走开,广告之后为您揭晓——!

伪酱:贤儿天下第一
贤儿:伪酱天下第一

四舍五入他俩已经成了👌

贤儿最近表现真的好,主动就会有故事果然没错,看看B大以前的分析再看看现在,我觉得这一对越来越好吃了,可以挖掘的点真的挺多【吧唧嘴】

我疯了

今晚的醉奶笑笑真的真的真的可爱爆炸啊啊啊啊!!!!!疯狂mua各种mua我真的受不了了!!!喵了个咪的!!!伪酱你快堵住他那张嘴!!安排!!!!

伪酱醉奶撒娇我能想象,但是笑笑也这样我真的惊呆了好吗!不过还是有区别的,笑笑mua的时候也凶得一匹仿佛要强吻,但伪酱凶就是看似贼凶实则撒娇()

不过伪酱还是没有看到笑笑这个样子啊,他和西索双监管,笑笑当时还自言自语虚伪干啥呢,然后看到伪酱组队中吧。

讲道理他俩的互相错过的频率真的赶得上八点档偶像剧了吧,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之间依然甜得没话说,他们真的太好了QAQ

笑笑下播前在抽奖,但是粉随主播非得令人发指,全是碎片。我突然在想运气守恒定律,说不定他俩正是因为遇到了彼此才提早花掉了大半欧气呢,挺值的,没有火药桶又怎样,有人陪我一起没有是不是()

最后吼两句!贤儿牛逼!贤儿天下第一!

啊对了还有件事,突然60fo了很惶恐,在想要不要点个梗,cp限制在all伪,带梗评论麻烦了()如果真的很麻烦的话,我这里存着几个脑洞你们瞅瞅想看哪个

笑伪:之前存的论坛体脑洞,全息网游设定迷弟上位记

all伪【含天伪蒹伪笑伪】:梦中的伪酱

欲沐:关于沐木穿女仆的幻想,是车

A蒹:说实话我最近一直在脑这个,个人觉得很带感啦但是还没动笔来着

如果还是没人的话我就悄悄删掉【怂得理直气壮】

感谢喜欢——

【笑伪】窒爱(中)

*抱歉久等了

*试图求评论……?

微笑和虚伪都不住校,各自在校外租了房,出了校门就得分道扬镳。微笑有时在心里半真半假地庆幸他的伪酱数学不好,不然他还真不好解释,为什么他要花费至少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走廊上百无聊赖,只为和虚伪并肩走过那不到四百米的林荫小道。

他的司马昭之心,也只有虚伪看不透。

谁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既然虚伪不问,他就索性贪得更多。

微笑惯常使用的技俩是找个一时半会结束不了的话题,假装讲得兴起忘记方向,挨着虚伪的肩膀直行拐弯再直行,直到虚伪暂住的那栋灰败小楼毫不留情地挡在脚尖,他才被提醒般挥手道别,踩着影子干脆利落往反方向离开。

而今天的微笑有些沉默,他听着虚伪有一搭没一搭说些无关紧要的闲话,第一次觉得笑起来脸部肌肉有点酸痛。不过他倒不担心虚伪察觉到什么,说到底只是短短几分钟的路程,何况虚伪一向心大,只要微笑不加戏,互相说“明天见”的桥段就能在校门口顺利上演。

可这次却是虚伪不按剧本走了。他们停在校门口,微笑还没来得及说话,虚伪就转过身对着微笑皱起眉,表情关切到严肃:微笑,你真的没有肚子疼嘛?

微笑“啊?”了一声,愣了好一会,才轻轻笑起来。

仿佛心上乌云散尽,柔软星子将银辉洒下,他的笑容真心实意,却像一声将被晚风吹散的叹息。

微笑有点无奈,他想虚伪真的是很过分,这个人呆在他心里还不安分,偏偏又不知道自己无心之举能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还能一脸无辜。人就是这样啊,喜欢的人一举一动都是招惹,千丝万缕的线一端系着心上人,一端深深没入心上最柔软的地方。说到底都怪虚伪太让他喜欢了,都是虚伪的错啊。

微笑转念一想觉得自己这么想好像有点无赖,可是他本身就是个无赖不是么。于是无赖微笑耸耸肩,干脆坦诚说我刚才有点心情不好,不如伪酱你陪我去网吧散散心呗。虚伪很爽快地说这有什么问题,走起!

俩人勾肩搭背走到半路,微笑手机铃响了,他手速飞快地掐灭,对面不屈不挠地继续打过来,再掐,再打。虚伪看不过眼了,说微笑你就接个电话呗,微笑这才不情不愿地摸出手机,心里一边懊恼忘记关静音一边咬牙切齿是哪个小兔崽子这么不长眼敢来夺命连环call。结果对面什么也没说,给微笑灌了一耳朵的杂音。风声,咒骂声,乱七八糟的碰撞声,嘈杂难辨。微笑马上反应过来,冷静地听了一会后挂了电话,转头对着虚伪笑得有点抱歉,啧,突然有点事情,我得先走一步。改天一起浪啊。

虚伪隐约猜到是什么事情,张口想说句“我们一起去”的时候微笑提前截了他的话头。

“你自己说过的,有些事不能参与。”

微笑语气轻软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决断。虚伪噎了一下,这才想起他和微笑曾经约法三章,而且这的确是他先提起的,只是当时他的想法仅仅是不愿让微笑纠结于一些已经过去的事情,谁想到他竟然记到现在。无论如何,现在虚伪只能悻悻作罢,改口说那成,你小心啊。微笑应了一声说再见。虚伪也说再见。然后两人各怀心事往不同方向走,像极了两个陌路擦肩人。

微笑远远就听到乒乒乓乓的打斗声,间或还夹杂着凄厉的惨叫。他的怒气从虚伪转身的那一刻开始累计,现在已经远超安全值。他先是在外面一眼看到那个给他打电话的可怜孩子蜷缩在地上,灰头土脸的,嘴巴里都是血沫,手机不在他手上,微笑脸色难看地朝他点点头,直接踹开了训练室那扇老旧木门。

平日里轻手轻脚推开都会嘎吱作响的木门被直接踹倒,刚刚还在凶狠叫嚣的混混没提防被砸个正着,眼前一黑就直接跪了。微笑抱肩等着那声巨大的声响消弭,溅起的灰尘缓缓落地,他冷冷地扫一眼,鸦雀无声。

“来我这里闹事,急着找死?”

象牙塔里被作业和试卷糊住窗户的乖乖学生和自视甚高的老师们只以为微笑是个普通意义上的不良少年,但曾经被微笑揍进医院的混混们知道这个少年有多可怕,曾经有一次他路过两帮人马的互殴现场,不知怎么把他牵扯进来了,一片混乱过后只有他一个人还站着,靠着墙给自己点一支烟,虽然没吸一口就倒了。两边赶来收拾烂摊子的人都看到那一堵墙上刺眼的大片血迹,默契地帮他也叫了个救护车。

不过听说微笑从良已久,他怎么还管这些破事?那些混混一时间也懵了,面面相觑间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犹豫,但有一人不知是年纪太小还是胆子太肥,阴阳怪气回呛了一句就冲上前去。这下子不上也得上了,年气方刚的半大小伙眼里天大地大面子最大,以多欺少怎么能怂?

但事实证明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微笑下了重手,眼看着当头几人纷纷倒地一副可以直接盖白布的样子,剩下的人只生怕自己求饶的速度不够快。

微笑似笑非笑瞥他们一眼:“懂事。”然后旁若无人地打了个电话给贤儿让他过来,挂了电话后对着地上躺得七七八八的前小弟现徒弟冷着脸开训,那些还站着的也噤若寒蝉,连救护车都没敢叫。

所幸贤儿来得够快,只是这家伙一进来就开始感叹那扇门的悲惨命运,微笑听得不耐烦,啧了一声示意他这里还有些事情等他处理。贤儿看他正在气头上,有些纳闷,转过眼看了看那几个老实到就差站军姿的小混混,挑了挑眉。虽然微笑脾气暴躁了点,但能把微笑气成一座要爆发的火山……这几位有点东西啊。

微笑看到贤儿的小动作,没好气白他一眼,你快点,我外边等你。说完就走,像踩着火,背影却又仿佛在嗖嗖冒冷气。

贤儿出来时看见微笑咬着半支烟,表情凶恶到能止小儿夜啼。他刚才顺便问了问两边怎么打起来的,原因和他见过的大多数校园斗殴一样愚蠢,于是他大概猜出了微笑真正生气的原因。这群倒霉孩子是撞枪口上了啊。贤儿同情地想,于是谈妥之后好心解释了一下,微笑现在姑且算是个打架教练,你们以后悠着点,也多长个心眼。等我和笑哥走了之后,你们知道怎么安排的啊,出错了我可救不了了。

然后他出去摘了微笑的烟,丢地上直接碾灭了。没等微笑发作,他抢先开口:“得了,在这抽到再凶伪兄也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要不要去喝两杯,跟我讲讲呗。”

微笑忽然就泄了气,贤儿看着他都想叹气。本来像只炸毛的恶猫,现在连尾巴都有气无力地耷拉下来了。所以说这些狗屁的爱情啊,真他妈折磨人。

!!!!!妈耶蒹葭的声音好听过分了啊
之前以为蒹葭是小狼狗这样小奶狗天酱忠犬微笑三攻齐全,结果意外地高冷(或者害羞),反正听起来很冷漠很禁欲,天呐我沉醉了,蒹伪我要嗑爆QAQ

然后刚才在群里翻到了陈年糖,差点哭出来,笑笑怎么那么好啊QAQ天使笑笑真的太戳了,他俩的故事不需要再添油加醋已经够动人,希望他们友谊长存啊

顺便笑笑去伪酱粉丝群找伪酱那件事大概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哇,求知道的小伙伴告诉我

虚伪真的好棒啊,好喜欢他,所以吃all伪。笑伪天伪蒹伪都是粉丝上位,年华和伪酱的事情不太清楚orz西索和伪酱是老朋友对吧?A伪也想吃——被太太带的,觉得Alex叫前辈真的蛮可爱,不过听一个爱丽粉说爱丽比较羞涩啊,连麦自闭不连麦和弹幕唠嗑2333和想象中拽到中二的少年不一样x

说起来贤儿和微笑伪酱的关系又是什么啊?贤儿也是伪酱粉丝吗?怎么觉得微笑和贤儿比较熟emmmm以及贤儿以前声音太苏了吧,怎么现在听起来好糙2333发生了啥

最后修罗场真的好好吃,我想吃all伪修罗场QAQ

【笑伪】窒爱(上)

*暴躁老哥微笑√

*天使迷弟微笑√

微笑靠在走廊尽头的转角处抽烟,监控器的红灯冷冷地在身后闪烁,像只不怀好意的眼在窥伺,他只径自吞云吐雾。偶有认识的低年级看见,都惶恐低下头恭恭敬敬叫一声“笑哥”,更多陌生的脸则是带着厌恶和畏惧的神情匆忙路过,昂着头却似落荒而逃。

指间烟明明灭灭,烟雾仿佛将他和周围分隔成两个世界,微笑不动声色,眼皮半垂着,懒得对外界施予哪怕一个眼神的回应。直到香烟快要燃尽,他才拖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走向走廊另一头虚伪所在的班级。途中经过一个垃圾桶,他随手把烟蒂按灭。

三年二班永远是整个年级里最晚放学的,他们的班主任是个四十出头的老女人,一张碎嘴无时无刻不在絮絮叨叨,都是些没用的陈词滥调。没有人不讨厌她。八卦分子里流传的小道消息说这个可怜的女人正遭遇中年危机,老公出轨儿子叛逆,生活里一地鸡毛,所以来学校撒气给学生找不痛快。微笑也曾听虚伪抱怨过,他说她人还不错就是格外爱唠叨,听得人耳朵生茧。而微笑当时没有在意谈论的主角,他思考另一件事,在他眼里是不是所有人都“人还不错”?


微笑一个人走路的时候从不东张西望,目光只冷冷地直视前方。也无需寻找,来过几次后,他的脚下意识停在最合适的窗口前,然后转头,目光自动锁定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虚伪。

他昨晚熬夜了吗?还是中午没有休息好?难道身体不舒服吗?有没有生病?

这些问号接二连三在脑海里咕噜咕噜冒着泡,这种关心也仿佛出自本能。咕噜咕噜的泡泡又冒出一个:虚伪什么时候变成了他的本能?

最后的问号不是很要紧,微笑紧锁眉头思索前几个问题的答案,忽然察觉到一道视线,他冷静回看,与讲台上的女教师四目相对。

流言蜚语中她的面目被无意或恶意地涂抹扭曲,流传到微笑这里已是一副自怨自艾刻薄不堪的模样,但此刻微笑分明看见女人眉目间的慈悲,而那道目光澄澈明朗,满是警惕和担忧。

微笑知道她在警惕担忧什么。他是所有人眼里无法无天不学无术的混混,却隔三差五来这里蹲虚伪,她担心自己的学生被不良少年缠上。

他们对峙了一会,他突然想笑,冷笑,嘲笑。为什么所有成年人都错觉他们对未成年有着天生的威慑和压迫?就因为那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年龄分水岭?如果你要保护他,你的武器呢?微笑阴狠地盯着她,突然难以遏制地愤怒起来。是处分记过?叫家长?开除?你在搞笑吗?如果你要像母鸡护崽一样保护他,应该阻止的不怀好意之人你为什么没有阻止?尤其是我,你为什么还会让我和他见面,让我有机会缠住他?

讲台上的女老师悚然一惊,仿佛被窗外那个学生毒蛇一般的目光给咬了一口。她将视线重新移到讲台下的学生们,没有人注意到那场短暂的对峙,没有人注意到她,一如往常。她微不可查地叹气,她知道那个少年常常徘徊在这间教室门口,视线直指一个特定的学生,而那个学生,她看了一眼,睡得正香。

她心里总有不好的感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被这样的少年盯上准没好事。她在心里想着要不要把他留下来谈谈,想着又往窗外瞟了一眼,她疑心自己看错了。

那个少年隔着窗对她笑得灿烂,和几秒前简直判若两人,如果说当时她觉得少年危险如同原始森林中冷酷无情的捕食者,有着与这个年纪不符的凶狠目光,那么此刻他看起来太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学生,和老师擦肩而过都会停下来说句老师好。她不知道哪个才是错觉,但她希望此时这个笑容干净明亮得像一块玻璃窗的少年不是。夕阳从走廊那头缓缓漫过来,给少年大半个身体打上暖色调的光,他看起来温暖柔软,且无害。

于是她说,下课。

微笑及时遏制住自己突然爆发的迁怒情绪,收拾收拾努力笑得人畜无害,只是笑容在老师松口气转过头后逐渐冷下来,黄油一样,边冷边凝固。鞭子和糖果都给了,他希望那个女人识时务。他又看了眼虚伪,他还没醒,对这些一无所知,他这才转过头闭着眼睛反省了一会。

终于宣布下课的那一刹那,一整个教室病恹恹的半大少年都猛然精神抖擞了起来,争先恐后地站起来就往外跑,呼啦啦的闹声同时惊醒了微笑和虚伪。

微笑又从窗外看了一眼,站起来的身影重重挡住视线,于是他往后门走去,带着奇怪的小心翼翼。他对待虚伪相关的一切事情都是如此小心,过分小心,哪怕他走向一间闹哄哄的教室,都忍不住放轻脚步。

后门有短暂的拥堵,微笑用惯常的冷漠表情和吓人的气势硬生生开出一条路,他逆着人流走向虚伪。黑板上秀丽的行楷誊抄着《蒹葭》,他们正复习到这首诗经名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虚伪坐在位置上收拾书包,脸上带着刚睡醒的潮红,他迷迷糊糊地打量一下撑在自己课桌边的少年,傻笑了一声,微笑,你来了啊。

微笑忍不住笑起来,从心底泛起的笑意让他看起来格外温柔。他嗯了一声,又觉得不够,说,伪酱我来啦。

然后他问,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累啊,昨晚熬夜了还是中午没睡好?没有生病吧?他说着,自然而然地把手覆上虚伪的额头,明明是正常的体温,微笑却觉得手心滚烫。

虚伪看他一眼,你干嘛啊?我身体好得很。

微笑吃了豆腐脸不红心狂跳,他说,我看你脸很红嘛,有点担心。虚伪就认真地跟他讲,你是不是傻啊,我这是睡出来的。

嗯,我傻,你没发烧就好。微笑声音带着小狗似的讨好,倒让虚伪不知所措了,他只好把话题转回去,我昨晚熬夜了,所以有点困。

你怎么又熬夜了啊,能不能注意身体。微笑吓唬他,这样会越来越胖的伪酱。虚伪觉得好笑,我还要问你怎么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呢,我熬夜都管。昨晚西索来找我,他心情不好我陪他去打电动了。

微笑没有接话,虚伪也没有在意,直到他把单肩包拉链拉上,他才发现微笑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吓人。

微笑?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肚子疼啊?

微笑看着他想,我在嫉妒,妒火在烧,火光烈烈,你看见了么?但他只字不提,只笑了笑,是虚伪见惯的那种眼睛里都闪着光的笑,这样的笑容总能让虚伪感到安心。于是虚伪轻易信了微笑说的“没事”,搭着他的肩膀往外走,走吧,回家了兄弟。

回家了,兄弟。

微笑抿了抿嘴,觉得自己面对虚伪的时候未免太不争气,明明只是无心之言,明明只是两个再普通不过的词语组合,他却一再咀嚼,试图从这蛛丝马迹中找到点什么。可这怎么可能呢?

谁能从飘落的一片叶子看到一整片森林。

微笑还没有纠结出自己到底该哭该笑是喜是悲,忽然被巨大的沮丧当头罩下,只觉得眼前好黑,那颗星星好远。

占tag致歉

笑伪真的太甜了啊啊啊啊啊我来码个大纲试图写个论坛体呜呜呜
话说有这么一款风靡全球虚拟VR游戏,里面分为两个阵营人类和屠夫,第一赛季屠皇是名不经传的虚伪,一时间名声大噪,圈粉无数。微笑也是这千万粉丝中的一个,他憧憬着虚伪强悍的实力,以虚伪为目标不断前进。在这段时间虚伪经历了一些事情,微笑只能默默刷礼物刷弹幕。最终在第二个赛季他如愿以偿,成为了第二任屠皇,游戏制作方搞事情,特意弄了个交接仪式。一个城堡里,高高的阶梯尽头,虚伪坐在椅子上,戴着象征着无上荣耀和无尽孤独的皇冠。微笑一步一步踏上阶梯,向他靠近,最后他从虚伪手中接过皇冠。虚伪的笑疲惫也释然,结果微笑直接单膝下跪特别深情地表白我是因为你才玩这个游戏的,从你玩xx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你了,巴拉巴拉,虚伪懵逼工作人员也懵逼了,剧本不是这么说的啊?然后高潮来了,微笑说我来这么高的地方只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想保护你,这么说太自大了但我至少想陪着你,你看反正这椅子这么大咱俩一起坐成不,反正我俩星星数只差了一颗,我现在来把游戏输了就和你一样了。这里这么高,一个人多冷啊是不是。交接现场变成表白现场真的牛逼关键还是直播哈哈哈。后来根据一些人持续八卦之后俩人终成正果这样子有人看吗有人看我就写呜呜呜没人看我就脑内写文了【自闭】

重温《看脸时代》,关于女主秀珍我真的是有槽要吐。
《看脸时代》里有很多人——或者说绝大多数人,都是外貌协会,只看脸不看人。而我们的女主角似乎是其中的一股清流。但是,只是似乎。秀珍她根本也是个外貌协会,只是她的“审美”和其他人不一样,她的善意都给了那些长得不怎么好看的人。
也许你会说这体现了她善良,但是,错了,这不叫善良。
秀珍和那绝大多数人一样,是个双标。秀珍自己倒是自视清高,觉得自己善良又明事理,却没发现自己一边瞧不起别人的双标一边自己也在做着双标的事情。
一般人对高颜值人群更加宽容和喜爱,她则对外表不够出众(或者说另一个方向的出众……)的人青睐有加。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喜好不同而已。但是在她看来,别人追捧高颜值的人就是肤浅愚蠢,被色相蒙住双眼,对长得丑的人鄙视厌恶是没素质。可她自己呢?
她对胖玄硕的态度和对瘦玄硕的态度,一边是暖意融融一边是寒风瑟瑟,而这个态度差别是在她刚刚认识玄硕的时候就有的,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什么接触啊!完全凭着第一印象就投来那种看蟑螂的眼神啊!合着在女主眼里长得好看就是原罪咯?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长得丑就是原罪”,这是玄硕被疯狂欺压的心酸感悟。
谁说颜值高就一定心眼坏?这和“你看那人长得好恶心他内心一定也很龌龊”的想法是有哪里不一样吗?
偏见就是偏见。
她下意识维护长得不好看的人,而对帅哥美女一门心思往龌龊里猜,这和她看不起的那些人一样没素质。
不分青红皂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仅仅从外貌去判断一个人的内里,不管她喜欢美的丑的,这就是非常差劲的做法。
反观在烈——他对玄硕,无论胖瘦,一宠到底,这才是真正的小天使好吗!!!烈硕百年不动摇!!!
最后说一句防止被骂:女主是好人,真的。

被我哥安利了《看脸时代》,据他说是很现实很黑暗的……也的确是了。然而我一路打鸡血看完是冲着嗑着烈硕cp去的,蜜汁愧疚感orz
不过这个漫画真好看。很热血很少年虽然是一群初高中生,情节也很丰富,通常会有反转。就是半夜看真的很害怕了一秒变脸什么的我都要看哭了😭就是冲着我家在烈小天使才看得下去啊!
我来顺便哔哔一下烈玄这对cp。在烈前期存在感好低,这怎么做到的!反正在烈一出场就是小天使,他真的太好了我天。而且从第六话就开始保护男主,之后为男主做了好多事大家都清楚反正我的牙齿已经幸福地疼痛了,如果之后没有其它瓜葛的话那就是开学被玄硕的外貌引起注意,一见钟情不好说,但他真的是个很善良的人啊,听说男主不会打架就去帮忙挡了一拳。我觉得从送生日礼物那里就开始喜欢了,也许是因为男主那句“骂人也不要扯上别人家妈妈”,然后被男主和镇成的打斗帅到了?他真的很温柔体贴为别人着想了,看到那一堆小纸条我心都快化了,结果最后只写了一句“祝生日快乐”呜呜呜。感觉在烈是个内心戏很丰富的孩子,反差萌啊反差萌。还有!他对胖宏硕的态度……真的这样的老公哪找啊啊啊啊!!!!!!至于为什么是喜欢而不是兄弟情……这个真的应该不用说了吧。我本来还想举例子结果举不出来例子太多orz反正游乐园那张图已经官方盖章在烈单箭头玄硕了。
但是中途居然有了个女主??而且互相双箭头??【虽然都是喜欢胖的讨厌瘦的】我差点就弃了啊靠!什么鬼情况前面卖的一手好腐莫名出来个男主好感刷爆了的女主????作者我甘霖娘。当时心都碎了。后面吃糖都是一股玻璃渣味呜呜呜。一想到小在烈单箭头我就呜呜呜我真受不了这委屈呜呜呜。
而且男主喜欢女主也……挺无语的。我感觉男主首先是对女主有同情,但是女主因为自己早就有了另一个身体所以内心强大,而男主就是被这种坚强征服了。后来又看到女主的善良,于是喜欢上了。讲道理,有种女主开挂的感觉。要是她真的和从前的玄硕一样,没有那幅漂亮的皮囊,她会怎样?她并没有那么坚强,因为看她对好看的人的态度就知道她其实很怨念这个,可能是以前发生过什么。
不过我还是要继续看下去的,毕竟玻璃糖……也是糖。而且玄硕也是普通人,他之前不就喜欢上了绿茶婊吗?我不是骂女主,女主人真的可以,但是不一定女主就是正确的人啊是吧,这部漫画一言不合就剧情反转,我还是要抱着渺茫的希望的。

但不管怎样。
我希望他们在一起。甜甜地恋爱结婚。蜜月就度一百年。

或者。在烈小天使在家的处境好像很微妙。为什么作为二公子那么低调。另外不知道洪家和“爸爸”是什么关系。而玄硕是要统一四大联盟的人吧。到时候会不会有宏硕帮在烈夺回家族什么的?或者逐渐变强和兄弟们一起干掉爸爸?而在烈依旧默默地帮助着男主。但我不希望玄硕是因为感激而喜欢上在烈小天使的。他本来也不求回报。

……啊,果然在烈是大boss比较带感呢。

蠢蠢欲动想开坑(住手)